华声在线> 华声社区>社区人物>正文

“全能阿Sir”聂桂清

2019-02-18 14:08  [来源:南方日报]   [编辑:宁应]
 
 2月17日凌晨下起了雨,聂桂清像往常一样在村庄入口检查拦停的摩托。

  南方日报记者 董天健 郑一见 实习生 王俊涛 摄

  南方日报记者 黄常开 戎明昌 马喜生 辛均庆 洪奕宜
 
  2月17日凌晨2时46分,广东德庆县官圩镇沙旁社区警务室的灯亮了。
 
  春寒料峭。沙旁社区警察聂桂清醒了醒神,戴上头盔,跨上摩托车,转动钥匙,发动引擎。
 
  明亮的警灯刺破了黑夜。他坚持了15年的凌晨巡逻又开始了。结束后,他会把工作交给辅警兄弟,再赶紧补个觉,醒来又马上忙活,全天候守护山乡安宁。
 
  在沙旁这个距离肇庆市德庆县县城40多公里、被当地人称为“西伯利亚”的边远社区,聂桂清是家喻户晓的人物,群众心中的“全能阿Sir”。
 
  2004年,肇庆市德庆县公安局沙旁派出所撤并,37岁的聂桂清主动请缨,只身一人留守沙旁社区。他以警务室为家,坚守社区,为群众带来安宁、和谐、温暖。
 
  2018年,沙旁社区全年无一刑案。
 
  乡亲们都说,有聂桂清,很放心。
 
  而聂桂清最享受的,是大家喊他一声“聂Sir”。
 
  “夜行侠”聂桂清
 
  凌晨巡逻,是聂桂清每天的“保留节目”。
 
  2月17日,他把车停在13公里远的候车亭外,借着微弱的灯光支起“警察查车”警示牌,笔直站立。
 
  偶有车辆驶过,远远向他鸣笛示意,也有熟悉的司机开到近处,打声招呼:“早啊,聂Sir。”
 
  正因如此,聂桂清养成了不一样的作息习惯:晚上10时在警务室入睡,凌晨3时起床巡逻,天亮返回补觉两三个小时。他的手机24小时开机。
 
  为何坚持当“夜行侠”?原来,有段时间,沙旁社区治安欠佳,凌晨入室偷盗时有发生,村民经常追到盘山公路时,眼睁睁看着小偷驾车逃窜。聂桂清就琢磨,若把山路堵住,小偷就能抓住。
 
  “沙旁社区腹地狭长,群山环抱,进出只有一条路,地形‘一夫当关,万夫莫开’。”在聂桂清看来,守好了这条山路,就守住了社区安全。
 
  他的巡逻路线随季节变化。农忙时,警车多绕田间地头,确保化肥、农具安全;贡柑成熟时,他常走柑园,避免露天堆放的贡柑丢失;雨天雾天,他紧守山路,不给小偷侥幸的机会。
 
  村民凌晨开车遇到聂桂清巡逻,一鸣笛,二降速,三打招呼,这是他们多年形成的默契。对“没反应”的车辆,聂桂清会多留个心眼。
 
  有一天凌晨,聂桂清拦下一辆可疑的摩托车。盘查之下,司机的回答牛头不对马嘴。“他说摩托车是治安队陈三借给他的,我说陈三开的是‘嘉陵仔’,你这台是五羊本田,还敢狡辩?”聂桂清一声怒喝,锁车扣人。
 
  并非每次都能轻松破案,有时甚至险象环生。一天凌晨,聂桂清紧追一辆摩托车,涉嫌偷狗的盗贼无路可走,弃车逃跑。聂桂清从车上搜出一支上膛的麻药枪和一瓶麻药。
 
  “这麻药要是打在我身上,几十秒后人仰车翻,说不定连人带车掉下悬崖。”回想当晚的险情,聂桂清倒吸了一口气。
 
  年过半百,每天睡不了整觉,如此工作强度能吃得消吗?聂桂清拍拍腰椎和肩胛骨:“这几个地方疼了很多年,但都顶住了。”
 
  “和事佬”聂桂清
 
  聂桂清身材微胖,板寸头,说话嘴角带笑。戴上老花镜时,更是和蔼可亲,像“邻家大叔”。但他一出现在调解现场,必定铁面无私、毫不含糊。
 
  村民最钦佩他“四不”调解工作法:不辱使命、不辞辛苦、不和稀泥、不留手尾。
 
  有一次,隔壁县15头放养牛踏坏篱笆闯进村民柑园,误喝了农药水,两天后被发现时已经发臭。牛主人前来兴师问罪,提出赔偿几十万元。
 
  双方械斗一触即发,聂桂清火速赶到现场。“没看好牛,首先错在你。他柑园有篱笆,是牛踏烂了跑进来,他没有主观过错……”聂桂清一边在现场找证据,一边深入浅出搬出法律依据,双方激动的情绪开始“降温”。
 
  最终牛主人自认理亏,不要赔偿,但也不愿意处理死牛。柑农也双手一摊,称付不起填埋费用。解开了一个“死结”,又有一个“死结”。聂桂清沉思一会,马上向有关部门求助,协调解决了填埋费。
 
  “调解人要公正、有耐心、懂人情,说理要好,嘴笨不行。让当事双方换位思考,调解才能往下走。”说起当“和事佬”,聂桂清颇有心得。
 
  要更好地“和事”,当地民情的“功课”不可少做。如今,沙旁社区有5个村委68条自然村,常住人口9000多人,聂桂清能叫出8000多人的名字,熟悉他们的家庭情况,被称为辖区“活字典”。
 
  “活字典”是怎么炼成的?原来,他手头有五本被视若宝贝的“人口基本情况登记簿”。15年前,他刚到警务室工作时,就花了18个月时间,每周5天走村访户,亲手制作了这些登记簿。
 
  登记簿上描画出每条自然村房屋、道路、田地、河流、晒谷场的分布,每一户人家的房屋结构、家庭成员、电话号码、经济来源和社会关系一目了然。家庭信息一有新变化,聂桂清就用红笔补注。
 
  官圩派出所所长何树桂说,第一眼看登记簿会觉得眼花缭乱,仔细揣摩便读出了“聂Sir”的良苦用心。
 
  每天入睡或办案前,聂桂清会随手拿起登记簿,一边温习一边添加相关信息。
 
  “自家人”聂桂清
 
  “突突突……”2月15日下午3时,聂桂清把摩托车开到了徐润泉家门口。
 
  “润泉,你的新轮椅到了!”人还没进屋,就先听到了聂桂清爽朗的喊声。话音未落,他便忙着解绳搬椅、敲门进屋、调试轮椅……
 
  徐润泉热切地看着,拄着拐,一步步挪到轮椅上,一边推车上前,一边连声道谢,眼睛里有些泛红:“聂Sir很热心,好比自家人!”
 
  从沙旁社区到德庆县城有40多公里路程,中间有18公里盘山公路,足足有66道急弯,聂桂清骑摩托车来回一趟,就花了2个小时。
 
  按相关规定,5年才能免费更换一台新轮椅。因为轮椅坏了,村民徐军源为自己残疾的儿子徐润泉更换轮椅,跑了几次都没有结果。
 
  春节前,他对聂桂清说了这事,聂桂清一直惦记,到县残联详细说明了徐家的贫困情况,终于获得了特批。
 
  2012年,为了解决社区59户单亲家庭的114名儿童入户问题,聂桂清从年初开始,就多次找村干部和相关群众,跑县民政、计生和妇联等部门,为入户儿童做调查笔录、补办手续、提交申请。在多个部门配合下,10个多月后,114名儿童全部落户。
 
  “想到我做的事情能够帮助一些孩子顺利读书,我就觉得很有意义。”聂桂清真诚地说。
 
  警爱民,民也爱警。
 
  2011年底,聂桂清在一次出警路上,因躲避横穿马路的行人,不幸摔伤了脖子和小腿,在医院躺了43天。期间,前来探望他的人络绎不绝,从老人到学生,从店主到柑农……先后有800多人自发赶了40多公里的山路,来到县城医院探望他们敬重的桂清叔。
 
  15年来,聂桂清4次放弃到县公安局任职机会,扎根山乡,甘愿当一名平凡的社区民警。
 
  “不到县里去,一是近家,二是恋故土,三是有获得感。每到放学的时候,我走在路上,学生们一路上‘聂Sir’叫个不停,下乡时人人主动请我吃百家饭,这才是我追求的职业荣誉感。”说到动情处,聂桂清红了眼眶。
 
  两天一夜的采访即将结束,记者离开警务室时,夕阳西下,山风渐起。
 
  街上,提菜归家的人行色匆匆,聂桂清再一次启动摩托车上街巡逻,耳边不停传来问好的声音:“聂Sir好啊……”
 
 
 
扫码关注公众号

秋季这样“动”起来

一年一度的流感季又要来了,你准备好了吗?

【图解】为躲避小区大妈的灵魂拷问 你需要这份长沙垃圾分类指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