华声在线> 华声社区>社区公益>正文

爱心传递:帮他追回那失踪的十八年

2019-08-24 22:23  [来源:华声在线]   [编辑:林风]

  华声在线 记者 王敏 刘珍



消失十八年,回来后的周良平

  2001年,年仅19岁的周良平外出务工。这一去,便是十八年的不知所踪、音讯全无。

  2019年7月,周良平的哥哥周良喜听到镇上乡亲传来的消息,在镇上看到了一个长得像他弟弟的人。周良喜顾不上手中的农活,飞奔而去。

  确认过的眼神,十八年的日日相盼,十八年的夜夜相思,十八年苦苦相寻。在这一瞬间,仿佛时间定格,唯有掩面而泣。

  无人知道周良平这些年了去了哪里?做了什么?但一个19岁的青春少年出去,回来时已目光呆泄、精神恍惚,右脖颈处还有偌大一个肿瘤。

  2019年7月20日,周良平在湖南省肿瘤医院确诊为鼻癌,并已扩散到脖颈。对于原本就家徒四壁的哥哥周良喜来说,这无疑是晴天霹雳。刚寻回的弟弟难道又要离开?而且还可能是永远离开?

  来自“天堂”的魔鬼,带回了弟弟,也带来了病魔。魔鬼的身旁有天使相随吗?

  “我想要回弟弟消失的十八年”。



周良平呆坐在家里


  十八年 
  多少相思 无处安放
  多少寻求 苦无结果

  周良平是湖南湘乡市毛田乡清溪村人,家里有大哥周良田,二哥周良喜。

  在这个普通的农户家庭里,日出而作,日落却未必息。面朝黄土背朝天的耕种是养家糊口的主要生活来源。为减轻父母的负担,家里三个孩子都早早放弃了学业,或是接过父母手中的锄头,或是外出务工。

  2001年,正月未过,年味未散,年仅19岁的周良平便和乡亲一起外出务工。这一走便是十八年。

  到了东莞两三个月的时间里,周良平还会给家里打电话报平安。到了农历四月份的时候,周家已经近两个月时间没有接到儿子的电话了,除了知道周良平在东莞一家工厂做工外,周家人对其他情况一无所知。等到与周良平一同外出打工的同乡人都回来后,经询问才知道,周良平早已不知去向。

  为寻找弟弟,大哥周良田,二哥周良喜年年都前往东莞,希望能在茫茫人海中找到弟弟身影。奈何信息的缺少,偌大的城市找一个人无异于大海捞针。

  城市的霓虹灯照不出弟弟的回乡路,只有一个孤独的身影一次又一次的失望而归。

  “我们也向东莞、家乡的公安局寻求过帮助,也一直没找到弟弟的消息。”周良喜说,后来,弟弟被列为失踪人口,消除了户籍。

  “在寻找弟弟的时间里,我妈妈天天打电话,希望能听到好消息,后面慢慢的就不问了,只是坐在家门口默默流泪。”



周良平回来时所提的衣物

  相见
  是上苍眷顾 
  还是命运弄人

  2019年7月,正在干农活的周良喜听到镇上来的消息,说看到一个长的像他弟弟的人,让他赶紧过去确认。周良喜心里一阵激动,丢下农具就往镇上赶。

  在见到周良平的那一刻。“是他,真的是我的弟弟啊,上天眷顾,他还在、他回来了。”周良平心中一阵呐喊,十八年的思念在这一刻全部迸发,眼泪夺眶而出。

  他上前紧紧拥抱住弟弟周良平。然而,周良平却没有回应他。周良喜心中一阵疑惑,这才仔细打量着周良平,只见他全身一副乞讨的打扮,手上提着一个破烂的袋子。一言不发、目光呆泄、精神恍惚,右脖颈处还有偌大一个肿块。

  顾不得询问情况,周良喜带着周良平就赶回家,告诉妈妈这个天大的好消息,其他等回家在慢慢问。

  此时,周良平的母亲已经年逾70,她得到消息后,就站在家门口着急地等待,还未见到人,已经泣不成声。

  待见到周良平,这位盼了十八年儿子的母亲,不断地抚摸着儿子的脸庞,哭喊着:“我的儿啊,我的儿啊。”

  心情平复后,周良平他们开始询问弟弟的情况,却发现他已经无法准确地言语表达,也认不得除父母、兄弟外的其他亲戚邻居,记忆仿佛还停留在十九岁那一年。

  “他大概说,在工厂里被人家欺负、打骂之类的,是什么工厂,在哪里他也一概说不出。”经过多次询问,周良平依旧无法说出他这十八年的情况,为避免刺激他的精神状况,周家人选择放弃询问。现在周良喜和大哥周良田当务之急是要带弟弟去医院,检查弟弟的身体情况,包括脖子上的肿块。





周良平在病床上等待治疗

  2019年,7月20日,周良喜在湖南肿瘤医院拿到了检查结果。周良平脖子上肿起的那一大块是因为患了鼻咽癌,已经到了晚期,癌细胞扩散造成的。

  “这对我们来说,就是晴天霹雳,弟弟刚回来,现在却是癌症晚期,原本一个很正常的人,现在却变成了一个傻子一样,这十八年他到底经历了什么啊,这是命运弄人吗?”周良平内心绝望,但是弟弟消失十八年,才回来,无论如何,他也要治好他。


周良平治疗费用发起的“轻松筹”

  筹款
  愿天使相随
  愿大爱满人间

  目前,周良喜已经带着弟弟周良平入住了湘潭市第一人民医院,经检查和医生确认,治疗分为三个阶段,费用大约在五十万元左右。



一贫如洗的家庭环境

  “前面带弟弟在娄底和长沙看病的时候,东拼西凑了四万多块钱,对于弟弟的病情来说,这是杯水车薪。”现在,周良喜、周良田两兄弟对于弟弟的医疗费用显得很发愁,自己的家庭情况和亲戚朋友,已经把能拿的积蓄都拿出来了。



一贫如洗的家庭


  周良喜、周良田两兄弟都是在家农作,闲时在家做些小工,收入微薄。兄弟二人都育有两个孩子,还有两位70有余的父母需要赡养。周良喜的妻子尚有精神病要医治,原本微薄的收入已入不敷出。现在弟弟的病情费用更是压在两兄弟身上的石头。

  “希望社会上的好心人能帮帮我们,帮帮我们这个苦命的弟弟。我们真的没有办法说服自己放弃好不容易找回来的弟弟。”

  目前,周良平已经在“轻松筹”上发起了募捐,希望大家能帮帮他们!!!

  
识别扫描文中二维码可进入轻松筹直接为周良平捐款
扫码关注公众号

秋季这样“动”起来

一年一度的流感季又要来了,你准备好了吗?

【图解】为躲避小区大妈的灵魂拷问 你需要这份长沙垃圾分类指南